海风

手机拍,乐活族。

MAHA:

如何营造一个好的开始


首先身体要好!这是核心的核心。
否则,过去的积累以及财富全是浮云!

我们太忙而不得不学会用【走路】的方法来健身,每天可以走10公里。
------ 走路不但可以锻炼身体,对我也是一个呼吸和身体协调系统缓解的方法。

其次是作为领导者要明白什么是2015年最重要的?
核心是:【要懂得用人】。
------ 不同的人擅长不同的方面,作为首脑,自己不在行的东西要让专门的专业人士来协助自己。

其三就是面对发展中的困难不能“有消极的情绪”,有了目标同时能够为此付出努力,努力的核心在于能协调好全局以及复杂的人性关系;如果没有阻碍,组织和市场就一定可以做好。

最后就是在新的一年最好致力于培养和形成自己的好习惯。
在一生和工作中受益最多的就是从小就培养好的好习惯。
------ 作为一个管理者和领导者,永远不能低估学文科的【文字逻辑功夫】。

培养自己用文字来记录,包括对某一段时间的总结、对领导的汇报,和对下属的工作分配。
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整理自己的思路,一方面能够更快推进工作。

春节写一封信给自己的团队,或者写给自己的上级或者导师,回顾一下上一年做了什么,再展望新一年的计划。

在我看来【书面表达】能够将人的想法展现得更加清晰。

一年而复一年,我们的目标除了【赚钱】和【发展】,仍然需要兼顾【心灵】和【精神】层面的【修学】和整体生命的【解脱】。

大部分人们最不幸的地方在于:忽略了【生命周期理论】的真实价值。
人们不愿意看到衰败和不幸,不愿意面对【衰老】和【死亡】,或者在高歌猛进中完全不愿意面对【退休】和【收手】!

地球自然现象分四季,人的一生同样因应有四季。
【易经】的规律早就总结和彰显了自然现象对生命现象的左右以及深度影响。不同季节作不同的调整和耕耘,才是中年人“成熟的智慧”。
------ 春夏秋冬,界定了人之一生分成了四个发展阶段。

不同阶段【定位】不同。
不同阶段【成长】不同。
不同阶段【主题】不同。
不同阶段【任务】不同。
不同阶段【思路】不同。

一厢情愿地以唯一一个主题、目标、定位去执着这难得的人生,误导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生命,还误导了其他数不清的年轻人!

目标固然重要,但人活着难道仅仅是实现目标的工具吗?
作为老板、管理者或者领导者的真实使命是启发大家明了生命的意义、做人的道理以及活着最真实的涵义!







MAHA:

逆生长【一】



人人都有来生,生命的长度与宽度不止几十年;只是我们自己是否认同这些旅程而已罢了。


人就是死去了,也还会有另一种“活法”。正如茶叶,离开了树却并没有死,它还有另一种完美而独立的活法,流传很久。


有了感性的人,还有自然的水,再加上人们唯美的茶器制造工艺、以及茶自身独特的【营养价值】让它重回“生命”,并达致另一种自身都不一定全然领略的深层高度。


自然界的一切都有其【转化之美】,这也许是生物活着的意义之所在。

既然我们生而依托自然界,那么人也是自然界之中转化之美的灵魂与核心之一。


为了更好的“再生”,我们必须启动优化【逆生长】的程序,“以终为始”来给自己活着的时空设定未来的转化目标!

------ 比如良善、坦荡、放松、奋发以及助人,这些都是逆生长成熟的【切入点】、同时也是【起点】。



人生之路,显然不仅仅是所谓“追求成功”!因为既然有成功一说,就必然会有失败一途的反复存在。

----- 除了成功与失败之外,我们对自身的了解和透彻之旅,应该是【逆生长】的发展目标之一。







MAHA:

茶席的唯美【2】



风格,意味着一个人的思想内涵。故而,艺术风格是不拘一格的。

任何一门技艺,首先是学个基础入门,至少要在理论上有内行的“见地”,此时的核心在于【知识】。

而后是熟悉这门技艺,贵在用心、用情入戏操作意在全然掌握其要领,至少是匠人的手法与段位,故而核心在【熟练】。

最终,任何技艺终极状态是艺术也是心智合一的道,至少物我交融、浑然一体,自身修养、内涵、意志、艺术审美与器与物与技艺充分交互,且自成一体,故而核心在【悟道】、或【出新】。

走出一条独特而有见地的路,才是茶艺、茶道带给我们的“惊喜”。

茶席,主要在于仪式感和规范操作的交融。
首先,茶是为了接待贵客;其次,【席】是展示以及操作流程的平台,所有的知识、训练以及对茶的感受和造诣全然要体现在三个方面。

其一:硬件器物以及好茶的确认与摆放。
其二:茶席上席到品鉴的全程展示。
其三:融入自己独特的艺术设计、手感以及文化氛围的打造。

【好的茶席】,永远是资金、审美、收藏、色彩、悟性、手艺、规矩、礼仪以及【禅悦】的“喜悦综合”。

日式的茶席,一般都是低调、干净、收敛和肃静的,很少有人会大段的说话或者心不在焉。
在寺庙里经常有茶席的置办,僧侣们一般都受过专业训练,普遍是煎茶为主,大家在一起喝茶也不过很小的几杯,想多喝都不可能,点到为止而已,相当克制。

中式的茶席,以【聚会】为主,形式多样,甚至几个茶壶、几种好茶轮番来喝,没有太多拘束,器皿选择各异,发挥余地极大,
以至于中式的茶席可以延续到晚上,大家无所不谈,除了品茶,更多地是赏玩茶器、天南地北,体会色彩、造型、人文以及杂合的交融,笑声不断!

日本,更属于复古而敬小慎微的民族,不像我们东土大唐的大气遗传的子民,也许唐代的文化气息已经荡然无存,但文化的种子以及文脉却成为我们血液的一部分。

我们更善于模仿、借鉴以及推陈出新。我们更在于第三种状态,自我超越以及物我融为一体。

在混搭风格持续发烧的这个时代,物我相融而又自成一体风格,也许才是最有时代感的感召!




MAHA:

禅【一】


走在陋巷,也是禅!
心在雨中,更是禅。

禅这个概念有很多含义。
追踪历史,它的源头来自印度。
最先的开始,是人不满足于物象转而探索内在的内心初探。

禅,为人所独有。基于人的色身香味触的理解与看待世界的特点,人有灵能也有粗重的习气和乖张的个性。禅,正好是让人安静,而归于平淡、质朴与清正的修法,非常实用而意蕴非凡。

真实而有用的禅,专指“静虑、静思、专一”。
在任何时候、任何地方,通过对禅意的把握感触,通过这种“安定”和“专一”来开启我们的智慧。

借由物与人,情与感,自己平和地进入观想的状态,把对应复杂的思维集中到一条线上,集中思考或者集中放松,进入了定," 由定生慧 "。

禅,让我们的修行变得很简单很生活,不一定要到深山古刹,不一定要远离家人和事业,主要在我们的见解,我们的状态以及我们的身口意。

一场雨、一条路、一段情、一杯水、一口茶,都是禅缘,也都是修行的路。
我们看到一处陨落的遗迹,过去是何等的辉煌,现在呢?岁月的蹉跎里肯定隐藏着某种规律和真理,这里面有生和灭、得与失,有乐与苦,全部是对立统一,又全部是人的轮回。于是,我们开始参“不执着”的妙理,于是我们开始理解平淡的韵味。纵使无比成功,高峰过后仍不免低谷涌现,于是好自为之这个词的禅理,我们悟到了!


MAHA:

西方哲学强调理性而不忽略感性。
东方佛学则关注自性,透过修行领悟空性圆融。

长期生活在国外,自然看重外在的生产力、国家公民的所谓规范性与物质文明。
西方的【情调下午茶】会以甜点为主、辅以咖啡外加【谈心】。
东方的【禅修下午茶】则以清淡为主,以茶喻心外加【止心】。

禅修下午茶,还意味着链接历代祖师,深悟法脉传承之思想。
以曹洞五位说为例,这种以“回互”理事圆融为核心的【思想】,并非一人创立,乃是历代祖师相续不断,辗转相传。

其中,不得不谈希迁其人。

希迁,乃惠能的弟子青原【行思】的法系。
希迁(700——790)俗姓陈,端州高要(今广东高要)人。
在他大约十三四岁时曾拜谒过惠能,但不久惠能示寂,这十分可惜。
人之一生难得几个重要关联人物:
一曰师祖;
二曰良友;
三曰同修(指有共同信仰而互动者);
四曰慧下(指好的得力的干部与下属)。

希迁,无法持续跟随导师学习,他便在惠能生前“行思去”的启示下去投靠行思大师。希迁辩对问答,敏捷承当,颇得行思首许,得法印可,随后至南岳结庵而居,住寺南台寺东石台,传法接众,名声远播,后人称之为“石头和尚”。

他示寂后曾有著作《参同契》流传后世。
据载他是因读《肇论》中的“会万物为己者,其唯圣人乎?”一句而有会于心,写成一篇《参同契》,以说明【理事参同回互】。

文字,虽然无法道尽本源,但文字可以【感应道法】。
希迁在书中说:“灵源明皎洁,支派暗流注。执事原是迷,契理也非悟。门门一切境,回互不回互”。
------ 这里,“灵源”指真如佛性、性理,它是明洁的本体。
“事”指灵源的派生物。
“流注”,不间断,变化无常。
就是说,理事关系虽不明显表现,但它确实存在。执着于外物无疑是错误的,但如果不懂得“回互”关系,即使契合于理,也不能说达到了“悟”。

生活中,一切事,都是悟的契机,都是回护的感应!

【理】,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,一切事物具有各自的理。
一切事物又在本体理的基础上既统一又区别,因此互相【涉入融会】。这就是“回互”。
曹洞宗的根本,即:【回互的实质便是统一】。
同时一切事物又暂住于自己的位次而不杂乱,处于相对稳定壮态。这就是“不回互”,不回互中有对立的因素。理事之间,事事之间即有“回互”关系,又有“不回互”关系,它们是相涉而又有分位的。

想通了这些,自然不会执着。

MAHA:

生命如轮盘,在哪儿停?
一半,随机。
一半,随缘。
一半,随性。
一半,随天。

【命】与【运】,我们只有半数的把握,笃行之,不必怨天尤人。

命好者,又如何?
登到高位而阶下囚,身败名裂,人人喊打,或许也曾存有善行良言,最终却一笔勾销,生死未卜,身陷囹圄,亦不过如此。
运好者,又如何?
以商结盟机关算尽,耗首穷颜,勾心斗角,或许智者权谋无可匹敌,最终却遭人算计,东窗事发,内外交困,亦不过如此。

若有脑后眼,明知最终一死又何必当初绕来绕去误了卿卿性命。

【无常】纵然如此明显,人们却视而不见,直到某件不幸的事情发生,成为提醒。

比如我们身边很年轻的女同事病床疼痛辗转地折磨了一年而弃世。然后,这个事被淡忘,又有新的事件发生成为提醒,又被淡忘,如此再三反复。

真的进步,是洞悉了生命的实相,先知止而后能虑,并没有因为生命有终而执意“颓废”。
相反,正因为如此,才能够保有始终如一的低调、内敛、守藏、不争、退后、安人、修己,热情和对他人施以援手的诚挚的【热忱】。

也许生灭的时段完全取决于我们做一件事的纯正“发心”。